失落的海歸:留學花費超過100萬,月薪不到6000元

2017年08月22日     4,779     檢舉

原標題:失落的海歸:留學花費一百萬,回國後競爭激烈超乎想像

核心提示:在面試一家外資銀行的時候,賴凱穎發現和她一組進入最終面試的五個應聘者中, 只有自己一個本科畢業生,其餘四人均是研究生學歷。

時代周報記者 王心昊 特約記者 羅仙仙 發自廣州

賴凱穎從來沒有想到,回國之後的求職之路竟然會如此曲折。

在面試一家外資銀行的時候,賴凱穎發現和她一組進入最終面試的五個應聘者中, 只有自己一個本科畢業生,其餘四人均是研究生學歷。在這四人當中,有兩位本科和研究生均就讀於國內「985」大學,一位本科和研究生均就讀於雪梨大學,另外一位本科就讀於國內「985」大學,碩士就讀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。

「以前大家會覺得海歸很厲害,但隨著海歸人數的增加和國內高校的發展,海歸的競爭力已經被大大削弱了。」她感慨道,國內競爭的激烈程度超過了她的想像。

最終,她還是被刷了下來。

賴凱穎意識到,籠罩在「海歸」頭上的光環開始漸漸褪色,大多數海歸和她一樣,現在不得不面對「骨感」的現實:他們並未收穫理想中的高收入,就連留學的學費也很難靠薪金賺回來。

20世紀90年代出現了「海歸」一詞,意指回國積極投入市場化浪潮、進行獨立創業或者走上專業技術管理崗位的留學回國人才。

8月12日,全球化智庫(CCG)與智聯招聘聯合發布《2017中國海歸就業創業調查報告》,報告顯示,在被調查的80後、90後留學回國人員中,44.8%的人稅後月收入在6000元以下,近七成海歸認為月工資遠低於自身期望;另外,專業不對口現象在海歸群體中同樣明顯。

留學花費一百萬,面試時「眼淚都要出來」

2011年,平時成績優異的賴凱穎,只考上了一所國內的二本學校。

高考失利之後,賴凱穎選擇休學一年申請國外大學。在雅思考到6.5分之後,她終於進入加拿大綜合性大學排名第一的西蒙菲莎大學(Simon Fraser University),學習會計和金融學專業。

在賴凱穎畢業的2016年,西蒙菲莎大學在世界大學排行榜上位於200名左右,和國內「985」的高校排名相當。

整個留學花費並不便宜。家境富裕的賴凱穎表示,留學加拿大四年的花費,已經超過了100萬元。

畢業後,賴凱穎選擇回國內。她找工作的第一站選在了廣州,這是離她家鄉最近的一線城市。

「在我大四的時候,我也有考慮過到底要留在加拿大還是回國內發展,但最終還是因為家人的強烈要求而回來。」賴凱穎告訴時代周報記者,因為自己就讀的大學排名較前,且自己也就讀於熱門專業,所以在回國之前,家人和自己對於找工作之事並不擔心。

但回國之後的第一次面試,賴凱穎就感受到自己的狀況,與國內用人單位需求存在區別。

「面試進行得還挺順利的,但在最後,面試官問我幾個相當專業的會計問題,當時我就知道這下懸了。」賴凱穎回憶道,她所面試的是一家國有證券公司的投資銀行業務部門,在工作中需要經常處理財務報表。然而她在加拿大所學的會計課程,多是根據美國會計準則(US GAAP)或者國際財務報告準則(IFRS)而編寫,但在國內的會計準則和這兩者之間的差異,仍然相當明顯。

「會計準則的不同決定了財務報表上的一些數據差異,招入我們這樣的國外留學生,會使得企業在內部培訓的成本升高。」賴凱穎這樣看待她面試的失利。

讓賴凱穎更加失望的,是她一次面試某國有銀行時,主考官對她專業能力的質疑。在賴凱穎大四的時候,她便通過了CFA(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,註冊金融分析師)一級的考試。作為國際認可的金融從業者資格考試,英國《金融時報》雜誌於2006年將CFA專業資格比喻成投資專才的「黃金標準」,而賴凱穎也是在經歷近一年的準備之後,才成功通過了考試。

但這一個全球通用的專業考試,並沒有得到這次面試官的青睞:「在面試的最後,考官問我有沒有在國內考取基金從業資格證或者銀行從業資格證,我跟考官說我準備考CFA二級,他冷冷地回一句『整這些沒用的做什麼』,當時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。」

現在賴凱穎已經離開廣州,回到自己的家鄉—南方的一座二線城市,在當地一家公司負責金融工作。這份工作,她坦承,有自己的努力,也有父母的介紹在裡面。

拿著不到6000元的收入,賴凱穎覺得相當快樂。「現在每天早上八點半上班,五點半下班,公司基本沒有加班文化,工作強度和壓力也不大。周末也有很多時間可以陪男朋友和家人,這對於大城市的金融從業者而言,都是奢侈品。」

但有些時候,賴凱穎還是會覺得又不甘心:畢竟家人供自己留學花費超過100萬元,對比自己不到6000元的月薪,「要做差不多20年才能回本啊,」她自嘲道。

母親打工攢學費,求職中的優勢只有語言

和家境富裕的賴凱穎不一樣,劉逸凡的家庭只能算是中產階層。

2011年10月,19歲的劉逸凡抵達日本大阪。他花了一年半的時間學習日語,通過留學生考試和日語等級考試,隨後報考了在日本國內相當普通的一所大學—大阪經濟法科大學,專業是經濟學。

劉逸凡的母親曾到日本工作兩年多,積攢下了可供他出國留學的十幾萬元教育「基金」。

大三修完所有學分,他大四開始奔波在日本各個公司的就職活動中,計劃在日本工作一段時間以後再回國,但在求職中處處碰壁。

「日本對外來求學的學生包容性還不是很大,而我在日本找工作的優勢就是中文,很多日本留學生在日本的工作是一些免稅店的銷售。覺得自己怎麼也是一個留學的本科生,總不能在日本做個銷售,賣手機吧。」

在日本經歷了十個月的求職,劉逸凡5月份回國後就開始在網上投遞簡歷,收到兩家北京公司的面試通知便奔赴北京。

到北京的第一個星期,劉逸凡面試了兩家貿易公司,都是對外貿易的工作崗位,這也是他最初嚮往的工作,在面試後卻沒有收到任何通知。「我在國外是到處碰壁,回國找工作就覺得壓力很大,很懷疑自己的能力,也因為是留學生身份,父母送出去念書也是十幾萬元的花銷出去了,心裡很多不安。」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