俄軍在敘利亞表現多英勇?高喊向我開炮 為救戰友潑了命

2017年08月22日     1,860     檢舉

拋開別的不談,僅從陣亡將士的個案來看,敘利亞戰場上俄羅斯軍人的表現完全可以打滿分。

NO.1 「向我開炮!」——俄特種兵亞歷山大·普羅霍連科中尉

2016年3月17日,俄特種部隊中尉亞歷山大·普羅霍連科奉命執行引導空軍戰機轟炸任務,在被敵軍發現陷入重圍後,他用無線電與指揮部有了以下對話:

普羅霍連科:「指揮官,我被包圍了,敵人在這裡。我不想被他們抓獲,他們會嘲笑和羞辱我。請求實施空中打擊,我想有尊嚴地死去,和這些混蛋們一起。指揮官,請同意我的最後一個請求,實施空中打擊。」

俄軍指揮官:「請確認你的請求。」

普羅霍連科:「他們在這裡,這是最後的請求,指揮官同志,謝謝。請告訴我的家人和我的國家,我愛他們。告訴他們,我戰鬥了,我也很勇敢,我能做的只有這麼多了。請照顧我的家人,並為我復仇。指揮官同志,再見了。告訴我的家人――我非常愛他們。」

隨後,俄軍空襲開始,普羅霍連科陣亡,付出了25歲的年輕生命。而就在犧牲一年半前,亞歷山大剛剛結婚。當丈夫即將離家時,妻子說她懷孕了,而直到分別,普羅霍連科都未告訴妻子自己實際上要去敘利亞參戰,而妻子一直以為丈夫在國內執行任務。

普羅霍連科的遺體被運回故鄉後,俄防長紹伊古大將、副防長班可夫、都米恩及其他軍方要員、普羅霍連科的家人與部隊戰友出席了告別儀式。

班可夫在儀式發言中指出,「我們損失了可靠的戰士,祖國忠誠的兒子。今天我們在這裡告別俄羅斯英雄亞歷山大·普羅霍連科中尉,他忠於職守,在敘利亞為俄羅斯利益而戰鬥。他的犧牲是我們無法彌補的沉痛損失,我們將永遠緬懷他的光榮事跡,他的壯舉將成為忠於祖國的榜樣。」都米恩在發言中也盛讚普羅霍連科「為祖國而犧牲,是一個真正的英雄。」

NO.2 「戰鬥到最後一刻」——俄飛行員哈比布林和多爾金

2016年7月8日,一隊武裝分子對巴爾米拉以東的敘政府軍發起進攻,如果他們衝破守軍防線,就能占據制高點,進而影響整個巴爾米拉戰場局勢。

當時,俄軍飛行員哈比布林和多爾金正駕駛1架隸屬於敘軍的米-24直升機在附近飛行。據俄國防部通報,「俄機組人員收到敘利亞指揮部的指示,要其對進攻的武裝分子開火。機長哈比布林決定對恐怖分子發起攻擊,俄機組人員採取的行動粉碎了恐怖分子的攻勢。打光彈藥後,直升機返航時遭到地面恐怖分子襲擊,直升機被擊落並在政府軍控制地區墜毀,兩名飛行員陣亡」。

NO.3 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——俄海軍陸戰隊冒險營救失事飛行員

2015年11月24日,俄軍1架蘇-24戰機在土敘邊境被土耳其空軍F-16發射飛彈擊落,蘇-24上的兩名飛行員均彈射出艙,但其中一人在跳傘落地過程中被當地親土武裝分子打死,另一名飛行員獲救。

當得知己方戰機被土耳其擊落後,儘管很清楚前往敵占區營救危險性極大,但俄軍還是馬上派出2架直升機搭載海軍陸戰隊員前往營救。在即將抵達目的地時,俄軍突擊隊遭到反對派武裝伏擊,1名直升機駕駛員和1名陸戰隊員陣亡,1架直升機損壞。據悉,陣亡的那名俄海軍陸戰隊員名叫亞歷山大·波濟尼契,他因頸部受傷而犧牲。

NO.4 寧死不降——俄軍5名特種兵戰死疆場

據未經俄官方證實的消息,2016年3月,5名俄軍特種兵在敘執行任務時不幸犧牲。他們被敵重兵包圍後,寧可選擇就地抵抗,戰死疆場,也沒有一人繳械投降。

NO.5 絕不丟下戰友——俄軍上尉勇救重傷戰友

俄軍康斯坦丁諾夫上尉,31歲,原隸屬於俄軍中央軍區駐薩馬拉的某步兵旅,任突擊營營長。2017年3月,康斯坦丁諾夫被俄國防部派往敘利亞擔任顧問,負責敘軍任務規劃。另外一位37歲的俄軍偵察營長亞歷山大·斯克拉丹少校負責指揮和訓練敘利亞特種部隊,所屬部隊番號因官方未公開無法考證。

2017年5月3日,敘政府軍與IS在巴爾米拉以東某地爆發戰鬥,敘軍特種部隊在這次交火中遭遇敵方猛烈火力打擊。負責指揮這支敘軍特戰部隊的俄軍顧問斯克拉丹少校首先中彈倒地,流血不止。

康斯坦丁諾夫上尉見狀不顧危險,冒著流彈去救助落單的少校,而其他敘軍隊員則被IS猛烈火力壓制,非但不敢提供掩護射擊,反而丟下兩名俄軍顧問各自逃走。IS撤出該地區後,敘軍回到現場,找到了康斯坦丁諾夫上尉和亞歷山大·斯克拉丹少校的遺體。其中,康斯坦丁諾夫上尉身中6彈,顯然經歷過一番激烈的拚死反擊。

上述僅舉出部分實例,可以說,這些俄軍官兵直到生命最後一刻仍表現出大無畏的戰鬥意志。雖然外界一直對俄軍戰力存疑,但通過敘利亞戰爭,俄羅斯已向世界雄辯地證明,俄軍依舊是一支現代化的強大軍隊,俄軍鐵血精神仍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