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歷史上對外最強硬的王朝,十大對外宣言,句句震撼天下

2017年08月21日     2,636     檢舉

告訴大家,中國歷史上對外最強硬的朝代,就是漢朝,絕對是漢朝。

不信的話,我們就來看一下漢朝人這十句霸氣無比的對外宣言吧!

第一句話,乃漢武帝所說——南越王頭已懸於漢北闕矣。單于能戰,天子自將待邊;不能,亟來臣服。何但亡匿幕北寒苦之地為!

漢元封元年(公元前110年),漢朝大軍滅掉南越國,南越王趙建德的頭顱也被高高的懸掛在了長安宮北面的門樓上,漢武帝劉徹龍顏大悅,於是隨隨便便組織了十八萬騎兵十二路大軍,旌旗千里,浩浩蕩蕩,經上郡、西河、五原出長城,橫臨邊朔,飲馬北河,耀兵揚武,向匈奴示威,並給匈奴烏維單于下了道很屌的戰書,給了他兩個選擇:「南越王頭已懸於漢北闕矣。單于能戰,天子自將待邊;不能,亟來臣服。何但亡匿漠北寒苦之地為!"

圖:漢武帝封禪廣場

烏維接到這封戰書後,《漢書》中用了兩個字來形容他的的表情:讋焉。

所謂讋(zhe,音折),本意為哭泣過度,以至失聲而不能言語。不過這裡烏維應該是心驚膽落,害怕到說不出話來,哭倒是未必,畢竟人家也不是小孩子。

於是,匈奴只好灰溜溜的逃回了漠北苦寒之地,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?

第二句話,乃出使大宛的漢使所說——宛兵弱,誠以漢兵不過三千人,強弩射之,可盡虜矣。

漢太初元年(公元前104年),漢武帝劉徹遣使臣車令等持黃金千斤及金馬一座,去大宛購買其國寶汗血馬。

大宛為希臘後裔所建之國家,地處今土庫曼一帶,是西域與中亞的連接點,為康居、大夏、烏孫等國交通之樞紐,有大小屬邑七十餘城,勝兵六萬人,實為中亞大國。所以大宛國王也是很拽的,他竟然不肯賣馬,漢使大怒,便在朝堂上大罵大宛國王,罵的大宛國王非常沒面子,於是派屬下郁成王率兵截殺漢使,奪其財物。劉徹的真金沒換來寶馬,反而打了水漂。

漢武帝暴怒。錢倒是小事兒,關鍵面子掛不住,所謂兩國相爭不斬來使,何況兩國並未交兵,漢朝可是帶著厚禮來與大宛做文化商貿交流的,卻遭如此對待,這簡直是對大漢天威赤裸裸的挑釁與侮辱!

劉徹在廟堂上咆哮:你們說,咱們怎麼辦?

一旁,另一位曾出使過大宛的漢使姚定漢露出了輕蔑的笑容:「宛兵弱,誠以漢兵不過三千人,強弩射之,可盡虜矣。」

第三句話,乃漢使蘇武所說——南越殺漢使者,屠為九郡。宛王殺漢使者,頭縣北闕。朝鮮殺漢使者,即時誅滅。獨匈奴未耳。

天漢元年(公元前100年)春,漢武帝遣蘇武攜重禮祝賀匈奴新單于且鞮侯繼位,畢竟雙方打了太久的仗了,需要休息一下。

不料,且鞮侯心懷不軌,竟然想盡誅漢使者,有大臣建議不如迫降漢使,讓漢天子丟人又丟面,豈不更妙?

於是單于連派人勸降蘇武,蘇武卻大罵道:「南越殺漢使者,屠為九郡。宛王殺漢使者,頭縣北闕。朝鮮殺漢使者,即時誅滅。獨匈奴未耳。汝等此舉徒令兩國相攻。可惜匈奴之禍,從我始矣!」

第四句話,乃漢使傅介子所說——漢兵方至,毋敢動,動,滅國矣!

漢宣帝元鳳四年(公元前77年),漢使傅介子攜帶金銀財寶,出使樓蘭。當時樓蘭王正在匈奴和漢朝之間搖擺,但又貪圖漢朝的財物,仍然還是接見了傅介子。在宴會上大家喝的正開心,傅介子對樓蘭王說:「天子使我私報王。」樓蘭王還以為有啥秘密寶貝,趕緊支開隨從,跟著傅介子進了後帳。說時遲、那時快,突然從帳後竄出兩個壯士,兩把尖刀一起從背後刺向樓蘭王,利刃穿胸相交,樓蘭王當場斃命。

傅介子鎮定的砍下樓蘭王的頭顱,大搖大擺的走出來,對著宮外幾百劍拔弩張的衛士說道:「王負漢罪,天子遣我來誅王,當更立前太子質在漢者。漢兵方至,毋敢動,動,滅國矣!」衛士們聽說,果然不敢動,於是改立太子為王,樓蘭從此親附漢朝,不敢再叛。

第五句話,乃西域副校尉陳湯所說——犯強漢者,雖遠必誅。請將這顆敵國元首的頭顱,高懸在京城長安的胡人街。

西漢末年,漢西域都護甘延壽與副校尉陳湯萬里遠征中亞,全滅西匈奴,並將斬獲的西匈奴郅支單于的首級送到了長安。

漢元帝看著這顆頭,美不自勝。好一顆頭,這顆頭對於漢朝的價值,無異於當今美國夢寐以求的本拉登的頭。

不久,一道更加震撼人心的上疏也發到了長安。

「臣聞天下之大義,當混為一,昔有唐虞,今有強漢。匈奴呼韓邪單于已稱北藩,唯郅支單于叛逆,未伏其辜,大夏之西,以為強漢不能臣也。郅支單于慘毒行於民,大惡通於天。臣延壽、臣湯將義兵,行天誅,賴陛下神靈,陰陽並應,天氣精明,陷陣克敵,斬郅支首及名王以下。宜懸頭槁街(漢代長安街名,少數民族聚居之處)蠻夷邸,以示萬里,明犯強漢者,雖遠必誅。」

請將這顆敵國元首匈奴單于的頭顱,高懸在京城長安的胡人街,豪壯,甚是豪壯!!

沒錯,南越殺我漢使,屠為九郡;宛王殺我漢使,頭懸北闕;朝鮮殺我漢使,即行誅滅,單于殺我漢使,懸首槁街。犯我強漢者,雖遠必誅!這就是陳湯這個小小的西域副校尉,要向天下蠻夷萬邦宣示的偉大信念。

第六句話,乃校尉韓威所說——臣願得勇敢之士五千人,不齎斗糧,飢食虜肉,渴飲其血,可以橫行!

西漢與東漢之交,王莽施政不當,導致北方大飢,人相食。有大臣建議乾脆解散邊郡軍隊,與匈奴議和。校尉韓威卻反對,他表示:「以我國之威而吞胡虜,無異口中之虱。臣願得勇敢之士五千人,不齎斗糧,飢食虜肉,渴飲其血,可以橫行!」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