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瓜礁海戰劉華清下令:堅決打 能占的島礁都上去

2017年08月21日     4,925     檢舉

劉華清資料圖

本文摘自:中國新聞網,作者:佚名,原題:海軍司令劉華清:「中國不發展航母我死不瞑目」

經略南海

1987年4月1日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政府間海洋學委員會第14次會議通過決議,授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南沙群島選址建設標號為74站的全球聯測海洋觀測站。

機不可失的國際授權,帶給劉華清意外的驚喜和蓄久的激情。駐防南沙,經略南海,是劉華清海軍戰略的重大使命與核心命題之一。

5月6日,劉華清一聲令下,一支由10艘飛彈驅逐艦、飛彈護衛艦和補給保障船組成的多艦種編隊從湛江啟航。這是新中國成立38年來,人民海軍首次組織大型戰鬥艦艇編隊巡邏南沙。

8月7日,由劉華清和國家海洋局局長嚴宏謨聯名簽發的《關於在南沙建海洋觀測站問題》的報告,直呈國務院、中央軍委。報告提出兩套建站方案:一是建無人駐守站;二是建有人常駐站。報告力主第二方案:「為了祖國的領土主權,為了子孫後代的利益,我們意見建一個有人站。」

11月6日,國務院、中央軍委作出《關於在南沙群島建設海洋觀測站的批覆》。劉華清當即召開會議部署落實,各項建站準備工作迅速展開。

11月21日,中共中央任命劉華清為中央軍委副秘書長。儘管離開了海軍,但南沙鬥爭作為涉及國家核心利益的重大軍事外交行動,身為軍委首長,他深知自己責無旁貸。

1988年元旦前後半個月內,劉華清與洪學智副秘書長一起,會同總參、總後和海軍主要領導,多次開會研究南沙鬥爭方案部署。當「把一切可能發生的困難都作了預想、一切應該採取的措施都進行了周密籌劃」後,一份因應南沙局勢鬥爭部署的建議書,在劉華清的主導下擬定完稿並獲得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批准。南沙局勢的變化與演進,已然在中國最高當局的預料與掌控之中。

在此期間,針對越南瘋狂阻撓中方建站的挑釁行徑,中國海軍展開反制行動,相繼登占永署礁、華陽礁和南薰礁。3月13日,中國艦艇編隊開進九章群礁,登上赤瓜礁。次日,南沙海域響起了槍炮聲。

「南沙打起來了!」正在總參開會的劉華清得到急報。

「打就打!」劉華清拍案而起,當即號令總參作戰部:「堅決打,凡是能占的島礁都上去!」

一位副總長臨機建議:「要不要向總書記……」

劉華清大手一揮,打斷這位副總長的話頭:「你們不要考慮那麼多,能占的島礁都要占。有什麼問題,我當面去向中央彙報!」言畢,他和洪學智副秘書長一起,驅車直奔海軍作戰指揮室。在南沙鬥爭方略上,兩位開國老將思想高度一致。

海上戰鬥只持續了28分鐘。待劉華清與洪學智趕到海軍作戰指揮室時,海戰已接近尾聲。海上編隊指揮員請示:「要不要抓俘虜?」劉華清果斷下令:「抓!」

戰報傳來:越軍兩艘武裝運輸船被擊沉,一艘大型坦克登陸艦受重創燒毀,俘虜9人,斃傷人數不詳。中方參戰三艘護衛艦均完好無損,僅一人受輕傷。

赤瓜礁海戰告捷,令劉華清「內心有說不出的痛快,多少年來堵在心頭的一口氣也順了」。

遵照劉華清的指令,中國海軍於3月中下旬又相繼控制東門礁和渚碧礁。至此,中國海軍在南沙群島南部、中部和北部的6座島礁上實現常備駐守,結束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無軍駐防的歷史和沒有立足之地的窘迫局勢。

1988年8月2月,永暑礁海洋觀測站勝利落成。

「今朝立業南沙,千秋有功國家。」劉華清明白,戰端一開,越南軍隊對中國海軍威脅最大的,是奪取海上制空權的航空兵!南沙防禦,當務之急是要解決航空兵「腿短」問題。

劉華清緊急召集會議,就如何使軍事航空裝備適應南沙鬥爭現實需要進行專題研究部署,啟動了現役殲擊機應急改裝工程和空中加油機研製工程。隨後,他又主持展開更具有戰略意義的重大工程——西沙機場工程大會戰。

1991年4月,永興島機場建設者們經過兩年半拼搏奮戰,終於在珊瑚礁上建起了南海諸島第一個現代化機場。海軍航空兵隨即奉命轉場進駐,擔負起保衛西沙和南沙的神聖使命。

「遙望南沙群島,那裡碧波帆影,風光如畫,現在似乎風平浪靜了。」走下政壇的劉華清依然心繫南沙,情系海洋。新世紀來臨的時候,他諄諄告誡新一代海防守衛者:「人類社會的脾氣比大海更難以揣摩。作為軍人,尤其要時刻提防風浪驟起,睡覺時也應該睜大眼睛。」經略南海,捍衛海權,老將軍夙願未了,憂懷難釋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