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是贏家?中印開戰的戰略評估

2017年08月21日     9,426     檢舉

中國大陸與印度軍隊在洞朗地區對峙已歷時兩個月,雙方都無軟化跡象,未來是戰是和不確定,但球在中國這一邊。8月初中國外交部、國防部、解放軍報等6大權威機構密集表態,尤其是發出具有歷史意義的"勿謂言之不預"警告後,動武決心其實已表達得十分明確,只是否真的動武以及如何動武,還要看形勢發展與各方面條件的配合。中國官媒強調"留給印度撤軍的時間不多了",但並沒有訂出具體的撤軍期限,就是為軍事行動保留彈性。

容忍並不比動武更有利

中國求戰機率高於求和,主因是從全局觀察,容忍並不比動武更有利。中國經濟總量是印度的5倍,國防預算將近4倍,戰爭若爆發,各方多判斷中國將是勝利的一方。然而,也有認為動武對中國不利,主要是中國在亞洲的領導地位將不可避免地受到衝擊,進而影響"一帶一路"建設大局。新加坡《海峽時報》的評論文章甚至認為,中印如果開戰,目前亞洲繁榮發展的時代可能就將終結。這或許是印度態度強硬的主要支撐,並非手中有較多籌碼,而是賭中國投鼠忌器。

然而,動武對中國不利,並不表示容忍更有利,因為可能會招致更多的挑戰。中國陸地邊界線長達2.2萬公里,14個鄰國,雖然目前未達成協議的只剩下印度與不丹,但還有東海與南海的主權爭端。在美國採取離岸平衡,支持爭端國對抗中國的戰略下,中國若容忍印度的挑戰,地緣政治將面臨更高的對抗風險。

以戰爭解決領土爭議在大國崛起的過程中並不少見,甚至可視為崛起方程式的獨立變項。以美國為例,1846年至1848年美墨戰爭的勝利不只將加州、內華達州、猶他州等地納入國土,更重要的是穩固了南疆;1898年美西戰爭勝利取得波多黎各、關島與菲律賓,同時得以控制加勒比海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即便不是為了擴張領土,中國也需要打一場具威懾效果的漂亮勝仗,以印證本身的軍事能力,以取得匹配中國國家實力的發言權。這是動武論之所以具吸引力的地方。

不過現代的國際社會已經與19世紀大不同,當代國際法明確規定戰爭的非法性,只有自衛與聯合國授權下的戰爭才合法。國際法雖是弱法,但不受約束是霸權國才有的特權,中國此時還沒有牴觸此國際規範的條件。對中國有利的是印軍越界在先,這提供了動武的合法性,但西方主流輿論支持印度者多於中國,因而還須遵守"比例原則",亦即軍事行動只限於處理印軍越界,不能全面性的開戰,也不宜造成重大傷亡或傷及平民,否則將受到國際輿論的譴責甚至制裁。

戰爭結果取決於中國軍改

和與戰雖各有利弊,但若選擇動武,就必須打出一場漂亮勝仗,否則不如不打。而且還要避免重大傷亡,以免遭國際輿論譴責。只是技術性上"打一場漂亮勝仗"與"避免重大傷亡"經常相互排斥,除非雙方實力懸殊,要同時滿足這兩個條件並不容易。

依據比較可靠的媒體報導,洞朗地區印軍擁有數量優勢。但這不意味著解放軍沒有機會打出一個傷亡少的漂亮勝仗,關鍵在解放軍的跨越式改革是否已經成功轉型為信息化軍隊。如果是,那麼將形成"跨代"式的戰爭而讓中國打出一個"勝者全贏"的勝仗。

從印度的主戰武器分別從俄、美、以色列等國獲得來看,印軍仍只是工業化軍隊而尚未進入信息化。因為不同國家武器間數據鏈無法鏈結,難以形成整合戰力。這意味著印軍尚未處理戰場數字化問題,戰場管理能力有限。

中國則不然。雖然習近平上任後才進行高層組織結構的調整,但中國的軍事改革並不是從習近平才開始;早在1991年軍事理論拋棄"人民戰爭",改以打贏一場"高技術條件下的局部戰爭"為目標時就已經啟動。高層組織結構調整隻是最後一哩路。經過16年從半工業化到信息化的跨越式改革,以主戰武器已可全部自製作為指標推論,解放軍的武器裝備、戰術準則、基層組織應已完成換代,只是真實情況還是要透過戰爭檢驗才能外顯。

如果解放軍已轉型為可以與美軍比肩的信息化軍隊,那麼對戰工業化的印軍將是個跨代軍隊間的戰爭。跨代戰爭的特色是"勝者全贏",沒有什麼"殺敵一千,自損八百"的問題。因為先進世代軍隊可以讓前世代軍隊的戰力完全無法發揮。例如1841年的鴉片戰爭:3,000名工業化英軍就可以徹底擊潰數萬名農業化的清軍,而本身傷亡微不足道。再或者如1991年的波斯灣戰爭:信息化的美軍徹底擊潰工業化的伊拉克軍隊,而遭友軍誤擊的傷亡居然還超過敵方炮火。

這也就是說,洞朗地區印軍擁有數量優勢,並不是制約中國動武與否的條件。如果朱日和閱兵所展現的高昂士氣與精湛訓練是真實的,如果中國的地面監視衛星已經可以完整的掌握印軍動態、北斗導航衛星已經能提供各個目標的精確定位、信息戰系統已經有能力完全屏蔽印軍通聯、指揮所站台的戰場管理真如電影《戰狼2》所描繪的成熟先進,那麼解放軍的確有機會以外科手術式的精準打擊,在這個區域性的有限戰爭中,打出一場讓世人眼睛一亮的漂亮勝仗。

開戰時機應在金磚峰會後

至於動武時機,可能是9月到10月底高原封山前。那是因為今年9月初金磚國家峰會將在廈門召開,屆時印度總理莫迪將與習近平會面。雙方領導人的自然會面,是解除洞朗對峙危機的最佳及最後機會。即便中國不期待能夠解決,作為主辦方也不宜在會前動武而把會議氣氛弄壞。

洞朗對峙原本是中印邊界的小摩擦,但在各方尤其是媒體操作下引爆民族主義情緒對撞,才是使雙方都進退兩難的原因。因此所謂領土完整、戰略利益並不是問題的核心,如何處理雙方民族情緒都難以接受的"讓步"才是重點。

雖然印度態度強硬,莫迪在慶祝獨立日的講話中宣稱:"我們足夠強大,可以擊敗任何侵犯我國的敵人",但不表示不希望和平解決。印度並不是嚴謹定義下的民族國家,內部各邦問題重重,無論是國家或莫迪政府本身都難以承擔再次戰敗的羞辱。

而即使有美國協助印度作戰,那也是在印軍戰敗之後而不是之前。金磚峰會有多國元首與會,出面調停讓雙方都有轉圜餘地的可能性高。除非習近平動武心意已決,或莫迪堅信中國不敢動武或即使動武印軍也有機會獲勝,否則不排除金磚峰會期間峰迴路轉,宣告洞朗危機解除的可能性。

但如果金磚峰會不能解除危機,那麼中國動武時機將不會拖過高原封山前。因為印度是以弱對強的挑戰者,如果能拖到因天候因素而不得不撤軍,算是光榮撤退,挑戰成功;相對中國則是羞辱。中國近月來民族自信心高漲,愛國主義動作片《戰狼2》大賣超過50億人民幣,1億人以上看過,其經典台詞"犯我中華者,雖遠必誅"民眾朗朗上口。如果領土遭印軍入侵最後卻是讓天候解決,不能滿足民眾期望,對習近平十九大會議的威望打擊將難以承擔。

因此,如果動武,最可能的時機是在金磚峰會後的一、兩星期內。從技術上說,決心動武后還有勘查地形、擬訂計劃與調兵遣將等過程,如果8月初中國決心動武,一個多月時間正好完成作戰準備。

果如是,將是觀察解放軍改革後真實戰力的最佳機會,各國觀察者都將嚴陣以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