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女被拐賣到山村給光棍做老婆,望著睡熟的她,光棍...

少女被拐賣到山村給光棍做老婆,望著睡熟的她,光棍...

 

中午的太陽火辣辣的掛在天上,張秋塵在山上種了半天木薯,累得汗流浹背,他用毛巾抹了一把臉上的汗,扛著鋤頭回家。

他的家是西南地區的一個依山傍水的小村莊,叫青翠村,雖然環境優美,但交通閉塞,村民生活生活貧困。姑娘們不願意留在故鄉,一個個比賽似的撇足勁兒往山外嫁,而外面的姑娘絕大多數都不願意嫁到山裡,因此村裡的光棍漢一年比一年多。

張秋塵在院子裡放下鋤頭,推門進屋,卻見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坐在板凳上,低頭垂淚不止。

少女膚色白白凈凈,彎眉大眼,模樣俊俏,張秋塵看得怦然心動。

「媽,堂屋裡坐著的少女是誰?」張秋塵問正在廚房裡做飯的母親。

「兒呀!她是媽花了五萬元給你買來的老婆。」張母喜滋滋地回答。

張秋塵大驚:「媽,拐買人口是違法犯罪的。」

「這裡天高皇帝遠,誰管得著,你看村裡張二蛋的媳婦是花錢買來的,海鎖的媳婦也是買來的,一樣生娃過日子,就你死心眼。那五萬塊錢,還是媽媽找你舅舅家借來的。」張母連珠炮的吼道。張秋塵說不過母親,只好悶頭走了。

晚飯時,少女掩面哭哭啼啼,不肯聽飯,張父和張母生氣了,他們一人拽著少女的一隻胳膊,拖到一間空屋子裡鎖起。

「你是我花錢買來的兒媳,生是我張家的人,死是我張家的鬼,你若想逃跑,門都沒有。」張母罵罵咧咧。

夜深人靜,張秋塵推開了關押少女的房門。

少女驚恐的站起來,倦縮在泥磚牆的角落裡:「你……你別過來。」

「姑娘,你別害怕,我不傷害你,是給你送吃的。」張秋塵遞了幾個包子給她。

少女一天水米末進,早就餓了,接過包子三口兩口吞下去,吃得太急太快,她嗆得直咳嗽。

 

「慢點吃,別急。」張秋塵遞給她一杯水,體貼地說。

 

少女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感到這男人並不算壞。就源源本本將自己的遭遇告訴他。

少女叫小翠,十七歲,初中畢業在家呆了一年感到太悶了,就外出打工掙錢,涉世末深的她在火車站遇到一個對她熱情關懷的「大姐」,名叫田芬。那女人花言巧語取得小翠的信任,將她拐到青翠村,以五萬元的價格賣給張秋塵的父母。

張秋塵聽得義憤填胸,暗罵自家爹娘鬼迷心竅,強扭的瓜不甜,捆綁怎能成夫妻?

 

少女被拐賣到山村給光棍做老婆,望著睡熟的她,光棍...

 

門外傳來了腳步聲,「哐當」一聲響,房門被人從外面反鎖了,接著響起了張父的哈哈笑聲:「兒子,你今晚就和媳婦洞房吧!明年給我生個大胖小子。」

「兒呀!你明天不用到地里幹活,好好的呆在家裡陪陪媳婦解悶兒。"張母體貼地說。

老倆口歡歡喜喜地走了。

 

小翠低下頭,局促不安地揉著衣角,孤男寡女獨處一室,她感到害怕。

「今晚你睡床上,我打地鋪,你放心,我不會侵犯你的。」張秋塵安慰小翠。

小翠這才放下懸著的一顆心,爬上床,疲憊不堪的她很快入睡了。

望著小翠安靜的睡容,張秋塵陷入沉思,心中打定了一個主意。

天亮了,小翠睡醒了,張秋塵附在小翠耳邊,說出自己的想法,小翠點點頭。

母親打開房門,見小翠含羞答答的拉著兒子的手,朝她叫了聲:「媽」!張母心裡樂開了花,暗誇兒子有本事,才一個夜晚就讓一個倔強的少女貼貼服服。

小翠幹活十分勤快,洗衣做飯,種菜喂雞等家務活她都搶著干,和張秋塵有說有笑,十分親熱。張母看在眼裡,喜在心上,漸漸的放鬆了對小翠的戒備心。

張秋塵見機會到了,就對母親說:「媽,我和小翠是真心相愛的,我不想委屈她不明不白的跟著我過日子,我要給她一個婚禮,堂堂正正的娶她入門。」

 

兒子說得有理,張母就掏出兩千元給遞給他:「明天是墟日,你們小倆口去購買些結婚的床上用品吧!」

笫二天一早,張秋塵就帶著小翠出發了,倆人一前一後在崎嶇的山路上走著。張秋塵將兩千元錢塞給小翠:「錢你拿著,回家告訴你爸媽,就說是打工掙來的。以後一個人在外面闖蕩,不要和陌生人說話,更不要隨便相信陌生人,世界是複雜的,不是你想像中那麼簡單。」

 

 

小翠感動得熱淚盈眶,突然她跪在黃土路上,恭恭敬敬朝張秋塵叩了三個頭:「你是個好人,我們無緣做夫妻,你就當我哥哥吧!」

 

「別、、、、、、別這樣。」張秋塵急忙扶起她,心裡也明白,或者這一次的離別,就是他們今生今世的最後一次相聚,離愁別恨就在這一刻湧上心頭,南國紅豆紛紛落地。

到了集市,張秋塵幫小翠買了到省城的車票,依依不捨的送走了她。

夜晚他回到了村子裡,先找到拐賣小翠的人販子田芬,痛打了她一頓,接著報了警。田芬被抓到了派出所關押住,五萬元也追回了。

張母知道兒子放走了「兒媳」,呼天搶地哭哭啼啼,大罵兒子活該是打光棍的命。張秋塵懶得理睬她,收拾包袱外出打工,幾年後果然闖出一番事業來,這是後話。

 

 

 

 喜歡這篇文章嗎?

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~

來源:www.pixpo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