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學畢業被騙,賣進深山為妻,生死關頭,竟是婆婆給她一條生路!

 大學畢業被騙,賣進深山為妻,生死關頭,竟是婆婆給她一條生路!

 

冬梅「嗯」了一聲,起床穿衣來到廚房,婆婆正在蒸饅頭,鍋裡散發出來的水汽滿滿地彌漫在這間小廚房,冬梅擦了擦眼睛,但還是看不到婆婆的身影。

這時候,孩子醒了,哭鬧不止,拴住根本不會哄,就扯著嗓子又叫冬梅,自己則把被子一蒙,繼續做他的春秋大夢。

吃過飯,栓柱爹一臉疑惑地望著娘問:「一會兒就去鎮上?到底有啥大不了的毛病還非要去鎮上看?」

 

 

大學畢業被騙,賣進深山為妻,生死關頭,竟是婆婆給她一條生路!

 

娘瞪了爹一眼,吼道:「吃你的飯,女人的事,問這幹啥?」

拴住有點不放心,斜眼看了一眼坐在一旁默不作聲的冬梅。

娘放下筷子說:「有娘在,你還怕個啥?」

其實這一年多來,拴住和老爹老娘的日子過得都不輕鬆,一天到晚,心裡就像緊緊地繃著一根弦一樣。就怕一不留神,冬梅就會跑掉。對於這段買來的婚姻,一家人心裡沒有絲毫的安全感,日子過得如履薄冰。。。。。。

 

冬梅是拴住爹一年半前從一個人販子的手裡買來的,花了一頭牛的錢。那時的冬梅剛剛大學畢業,稀裡糊塗地就被人騙到了這個小山村,村裡的人都說拴住有福氣,大字不識一個的他竟然能天天抱著漂亮的大學生睡覺,婚後的第二年,冬梅就生了個娃,轉眼之間已經半歲多了。

外人面前的拴住,一副趾高氣昂的神態,但他心裡清楚地很,冬梅天天都在想著法子逃走。冬梅的家在大都市,是城裡的千金小姐。在這個連雞都不下蛋的窮山溝裡生活,不管是誰,也不會心甘的。

 

說實話,要不是他們看得緊,冬梅早就無影無蹤了。

出門前,娘交代拴住:「把孩子看好。」

拴住沒有理會娘的話,而是斜眼又看了冬梅一眼,吼道:「要是不聽話,還敢再跑的話,回來我就打斷你的兩條腿!」

 

大學畢業被騙,賣進深山為妻,生死關頭,竟是婆婆給她一條生路!

 

爹也把娘拉到屋外小聲地說:「到鎮上後,一定一定要小心。」

收拾停當後,娘倆走出了村子,一路上,婆婆的手緊緊地拉著冬梅。

走過幾裡地的崎嶇山路,來到一條大路上,坐上了開往鎮上的大客車。

車上,婆婆一直拉著冬梅的手,緊緊地拉著,一刻也沒有放鬆。

冬梅心裡清楚,婆婆是在拴著她。為了緩和氣氛,一路上婆婆講了很多故事,都是發生在大山深處的事情,這些故事要是放在幾年前,冬梅一定會興趣盎然地聽下去,可現在。。。。。。

 

幾天前冬梅就已經想好了,這次去鎮上看病,對自己來說,是最好的一次機會了,一旦到了那裡,她無論如何都要擺脫婆婆,一定要逃走。

但婆婆的手從家裡出來到現在,一直都沒有鬆開過,牢牢地把冬梅的手握得緊緊的。

冬梅能感覺到,一路上婆婆的手有些顫抖。可能是婆婆緊張的緣故吧。醫院到了。冬梅和醫生進了檢查室做檢查,婆婆在門外守著。冬梅知道婆婆一定守在門外寸步不離,婆婆是不會給她任何逃走的機會的。

但當冬梅走出檢查室的時候,婆婆卻不見了。這讓冬梅心裡猛地緊張了一下。隨即她就撒開雙腿向醫院大門跑去。

冬梅的心「咚咚」地跳個不停,又緊張又興奮,只要能跑出醫院的大門,在街上攔一輛計程車直接去派出所報案,然後自己就可以回家了,她心裡一直用這句話給自己加油,鼓勁兒!

剛跑到醫院門口,冬梅與一個人差點兒撞在一起。那人是婆婆,冬梅還是被娘婆婆給堵住了。

 

 

 

「檢查完了?沒什麼大事吧?」婆婆問。

「恩,沒啥大事。」冬梅回答道。

婆婆沒有再說什麼,一把抓住了冬梅的手,抓得還是那麼緊。出了醫院後,婆婆並沒有拉著冬梅坐上回山裡的大巴車,而是把她拉到了距醫院不遠的長途汽車站。塞給冬梅一張車票,還有一疊錢。

冬梅楞了,她真的不知道婆婆的這些舉動是什麼意思。

 

過了一會,婆婆說說:「閨女呀,這是去省城的汽車票,還有2000塊錢。你回去吧。俺知道這一年多委屈你了,你和拴住本來就不是一條路上的人。這段婚姻確實讓你受委屈了,趁著這個機會,你趕緊走吧!」

此時的冬梅傻傻地愣在那裡,拿著車票和錢,一時半會,竟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
婆婆繼續說:「你給俺家留了個香火,我老婆子感謝你。想走,你就走吧,要是想念孩子,等你回家安穩下來了,再回來把孩子接走,到時候,娘不攔著你。」說這些話的時候,婆婆的嘴角抖得很厲害。

 

大學畢業被騙,賣進深山為妻,生死關頭,竟是婆婆給她一條生路!

 

冬梅的心裡越來越堵得慌,噗通一聲,跪在地上,用力地磕了三個響頭,喊了一聲:「娘!」,這是過門以來,冬梅喊的第一聲娘。

看著跪在地上的冬梅,婆婆老淚縱橫,嘴角還是一陣陣的抽搐,似乎還有好多話要講,但就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。。。。。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~

來源:www.pixpo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