慎入!千年棺木竟虐殺村民

 慎入!千年棺木竟虐殺村民

慎入!千年棺木竟虐殺村民

 

工程隊趕緊通知了縣裡的文物管理所,等到縣裡來人後,打開了棺材,讓人驚訝得是,裡面的屍體面目安詳,栩栩如生,甚至連肌肉都還是柔軟的,竟然不腐不爛。雖說這種不腐屍體有些特別,但是文物管理所認定這具屍體沒有什麼文物研究價值,直接就把屍體拉到火葬場火化了事了。

 

慎入!千年棺木竟虐殺村民

 

本來以為這件事就此而止了,可是在隨後的施工中,沒想到竟然在地下又挖出了很多的骨頭。剛開始還好,但是隨著挖出的骨頭卻越來越多,幹活的這些工人都開始犯嘀咕了。

常常是一鏟車刨下去,足足大半下都是骨頭,嚇得這些人再也不敢往下挖了。工程隊沒有辦法,只好重新更換了一批工人。這種事,紙包不住火,幹活的工人乾了沒幾天就發現這裡不對勁兒,說啥也不在這兒乾了。工人走馬燈似地換了四五茬,前前後後往外運走了幾十車骨頭,總算是把地基打完了。

 

慎入!千年棺木竟虐殺村民

 

為了安撫人心,承包商還特意請了若干和尚道士,一頓做法,放了一上午的鞭炮,最後說是給鎮住了。隨著工程的進展,工人卻接二連三地出事,不到一星期,就死了三個人。

 

慎入!千年棺木竟虐殺村民

 

第一個是在工地上,被正面駛來的大貨車給撞個正著,內出血,肝脾都破裂了,剛送到醫院就不行了。第二個是架子工,也不知怎麼的從九層樓高的腳手架上摔下來,生命跡象全無;第三個更邪,幹著活時突然就瘋瘋癲癲地跳了起來,滿嘴胡言亂語,然後一腦袋就撞上了鋼筋頭上,腦袋都穿透了,當場死亡。

千年古鎮挖出百年棺木:坐陣邪物虐殺村民

古人死後都講究陵墓風水,希望可以庇佑子孫。但是風水一旦遭到破壞,吉相可以瞬間變為惡煞。在一個小鎮中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挖出千年棺木,無意中破壞了風水,最終引來了殺身之禍。

七十年代末,在陝西省的一個古鎮,某個建築工地在挖地基時在地下深處挖出了一口棺木。棺材通體漆黑,長有三米,寬有幾近一米,半人多高,在漆黑的棺材面上有無數金、銀、紅三色的花紋。從墓坑內斷裂的石碑上知道墓主人是清代的一名官員,叫魏璺,死了二百多年了。

工程隊趕緊通知了縣裡的文物管理所,等到縣裡來人後,打開了棺材,讓人驚訝得是,裡面的屍體面目安詳,栩栩如生,甚至連肌肉都還是柔軟的,竟然不腐不爛。雖說這種不腐屍體有些特別,但是文物管理所認定這具屍體沒有什麼文物研究價值,直接就把屍體拉到火葬場火化了事了。

 

慎入!千年棺木竟虐殺村民

 

本來以為這件事就此而止了,可是在隨後的施工中,沒想到竟然在地下又挖出了很多的骨頭。剛開始還好,但是隨著挖出的骨頭卻越來越多,幹活的這些工人都開始犯嘀咕了。常常是一鏟車刨下去,足足大半下都是骨頭,嚇得這些人再也不敢往下挖了。工程隊沒有辦法,只好重新更換了一批工人。這種事,紙包不住火,幹活的工人乾了沒幾天就發現這裡不對勁兒,說啥也不在這兒乾了。工人走馬燈似地換了四五茬,前前後後往外運走了幾十車骨頭,總算是把地基打完了。

為了安撫人心,承包商還特意請了若干和尚道士,一頓做法,放了一上午的鞭炮,最後說是給鎮住了。隨著工程的進展,工人卻接二連三地出事,不到一星期,就死了三個人。第一個是在工地上,被正面駛來的大貨車給撞個正著,內出血,肝脾都破裂了,剛送到醫院就不行了;第二個是架子工,也不知怎麼的從九層樓高的腳手架上摔下來,生命跡象全無;第三個更邪,幹著活時突然就瘋瘋癲癲地跳了起來,滿嘴胡言亂語,然後一腦袋就撞上了鋼筋頭上,腦袋都穿透了,當場死亡。

出了這麼多事,人們開始議論紛紛,風言風語也就傳了出來,都說與先前挖到的那個墓有關,可能是衝著了什麼,這才有人死於非命。連續死了三個人,工程不得不停了下來。這個古鎮始於秦晉,興於漢、唐、宋,秦漢成集鎮,已經有二千多年歷史了。這裡古代時就是兵家必爭的軍事要衝,在解放時期,紅二十五軍曾在此與國民黨陝警備二旅苦戰,傷亡慘重,血流成河,白骨遍地。很多老人都說這裡死的人太多,陰氣太重,破土動工,肯定要犯說道。

 

 

工程隊也沒辦法,從當地人的口中,找到了一位很有本事的風水先生,求先生給指點一二。風水先生姓於,六十多歲,個頭不高,骨瘦如柴,長著一隻「玻璃眼」。雖說其貌不揚,但是知道的人對他的本事都是佩服得五體投體,選墳建宅,十分靈驗,在當地也是小有名氣。

老於先生到現場後走了一圈後,什麼也沒說,轉身就要回走。工程隊的人見了,不明所以,趕緊問老於先生究竟是怎麼回事,是不是這裡的風水不好。老於先生搖了搖頭,猶豫再三,告訴陪同人,這裡的事情他解決不了,讓他們再另找高人吧。越是這樣說,陪同的這些人越有些好奇,說什麼也不讓老於先生就這麼走。以為是人家要多要點兒錢,很委婉地告訴老於先生,只要能把這裡的事情處理好,有什麼要求儘管提,能答應的肯定都會照辦。

 

老於先生看了看眾人,告訴他們,這裡不是用錢就能解決的事。這塊地以前死的人太多了,怨氣衝天,陰氣聚集,是風水很差的一塊凶地。以前旁邊的水塘還可以止住煞氣外泄,這裡的凶象也不會顯現。可是如今水塘里的水也被抽乾了,四周的護砂也被剷平了,前窪後尖,左平右坦,已經形成了血煞困天局。這種局一旦發動,必見血光,直到死的人夠數了,才會消停下來。

在場的人聽完後,都是大吃了一驚,雖說對老於先生說的什麼煞局不太明白,但是聽老於先生這一席話,顯然,這裡肯定還要繼續死人。老於先生看著面前這些人,無奈地搖了搖頭,說出了實話。從那個池塘的方位,還有兩側樹林的距離,這裡的風水顯然曾經有高人指點過,目的就是為了鎮住這裡的煞氣,保這一方百姓的平安。從先前挖出的那口棺才的位置判斷,那裡就是其中的一個陣眼,陣眼被破,風水也就徹底地破掉了,死人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了。

見眾人半信半疑,老於先生笑道:「我不是在蒙你們,你們要是不信,可以繼續往下挖挖那個墓穴,地下三尺,必定有陰物坐陣。」大夥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後幾個膽大的拎著鐵鍬挖了起來。墓坑之下都是膏狀的白土,像是白水泥一樣,挖起來很吃力。向下挖了不到一米,果然挖到一塊石板,小心地掀起石板,讓所有人都有些詫異的是,下面居然有一汪清水。

不過,就在石板掀開後不大一會兒,很快水就乾了,猶如迅速蒸發了一樣。水乾了以後,竟然有一隻白色的活蝦。這隻通體雪白的活蝦白得像是一張紙一樣,看得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,愣在了當場。如果說墓里的死人屍體保持完好,可能是因為空氣隔絕或是死後屍體經過防腐處理還有可能。畢竟只要是棺木密封得好,棺木之內沒有空氣流通,屍體理論上可以長時間保存,當然如果屍體進行過特殊的防腐處理,也可以長期保存。不過,這墓穴棺木下的白蝦如何生存了這麼多年,實在是沒辦法去解釋。

它是怎麼到棺木下面的,是墓主人下葬時候,它就已經在下面了,還是後來進去的?又是依靠什麼生存呢?墓坑底下可沒有空氣,除了一汪清水,更沒有食物,根本就不符合自然規律。還有,那汪水是怎麼出現的呢?過去的人下葬很注意墓穴風水,根本不允許金井裡有水的。水陷之地,葬墳必生白蟻。這點常識普通人都懂,對古人更是常識。這汪水怎麼見光見風就突然乾了呢?難道在泥土裡存在幾百年的水還比普通的水蒸發得快?

 

 

慎入!千年棺木竟虐殺村民

 

 

圍觀的人議論紛紛,工程隊的人趕緊把現場收拾了一下,驅散了圍觀的人群,畢恭畢敬地把老於先生請到了屋內。老於先生始終沒有什麼表情,似乎一切都了如指掌一般,在眾人不懈地勸說下,這才開口告訴眾人,這處墓穴本來就是防止這裡煞氣外泄的一個陣眼,像這樣的墓穴,應該還有四處。雖說另四種墓里的陰物是什麼他不知道,但是肯定也和這座墓一樣,都有陰物相生。至於剛才的那隻白蝦也並沒有什麼奇怪的,那隻白蝦根本不用吃什麼東西,而是吸食地氣為食,是天地相生的一種邪物。

如今這種煞局已經形成了,以他的能力可以想到的辦法,就是以左右現在的樹林為邊界,這片地都要種上柳樹,只有這樣,才可以防止煞氣繼續蔓延,以免傷及無辜。有個戴眼鏡的大胖子應該是工程隊里的領導,聽老於先生說完後,臉皺得像是吃了苦瓜一樣,咧著嘴半天沒有說出話來。這裡的工程前期投入資金就不是個小數目,現在工程正在進行中,如果按老於先生的說法,把這裡變成樹林子,自己上吊的心都有了。

 

慎入!千年棺木竟虐殺村民

 

大胖子為難地笑了笑,好話說了三千六,再三詢問老於先生,除此之外,還有沒有別的折衷的辦法,可以讓工程繼續開展下去的。畢竟這個是大工程,和農村蓋房子或是修豬圈不一樣,不是他一個人就能決定的,牽涉的方方面面實在是太多了。一旦工程停工,損失根本不是他能承受的。老於先生看了看大胖子,最後長嘆了一口氣,告訴大胖子,種柳樹,泄煞氣,是萬全之策,否則整個鎮子都得跟著遭殃。要是不這麼做,後患無窮,人命關天的大事,可不能大意。他也明白大胖子的難處,但是眼下這陣勢,他實在也是沒有別的辦法,就算是暫時對付過去,總有一天又會生出別的事情來,到時候恐怕後果會更嚴重。

風水上自有風水上的說法,風水學上認為「穴位」是陰陽交匯融合之所,陰陽調和,生氣凝結,而那汪清水就是生氣凝結所致,並不是普通的水。生氣見風則散,所以打開石板後,那汪清水很快就「蒸發」了。風水穴周圍的地形已經被破壞了,所以就算是不掘此穴,那汪清水也會漸漸消失。水中的大蝦在風水中稱為「螭陳」,是風水穴結穴後天地所生之物,以氣為生,以氣為形,氣散則形滅,氣無則形亡。

 

 

過去這裡被高人用五座墓穴鎮住此地風水,掐死了這裡的地脈,這才使這裡浩瀚不絕的煞氣沒辦法聚在一起,成不了什麼氣候。如今形式盡毀,陣眼又被破,整座大陣已是形同虛設了。不出三個月,這片地上再也不會有什麼活物,不管是耗子還是蟲子,都會徹底死絕,從此變成一塊死地。要想改變這個局面,除了種植柳樹外,還有另外一個辦法,只不過很難完成,所以說,與沒有也基本上沒什麼兩樣了。

大胖子聽說還有別的辦法,頓時眼睛就亮了,趕緊求老於先生再指點一二。老於先生苦笑了一下,告訴他,另外一種辦法就是此地方圓五里之內,都要掘地十尺,把掘出的土全部都運走,再從山上取新土回填此地,地面填平後,空上三年。然後再重複這個過程,一連重複三次後,這裡的地氣就會有所改觀,但是最終能達到什麼程度,他也不好說。這麼做不是把問題解決了,而是把問題推後了。

大胖子掐指頭算了算,不由得咧了咧嘴。這個工程量可實在是太大了,單單這片地掘地十尺,就得用上小半年,然後還要把土運走,再從別處取土填平,空等三年,連續三次,算下來,沒有十年根本就完成不了。千恩萬謝過後,把老於先生給送走了。左右權衡之下,雖說掘地換土這種方法耗資耗力,但是總比放棄這裡的工程損失要小得多,於是大胖子便尊老於先生的囑咐,開始掘地換土。這種事,打算得挺好,可是折騰了一次後,工程隊的資金周轉就出了問題,眼見著過去快四年了,工地上也沒再出過什麼事,大胖子便私下裡做主,決定工程開始重新開工,也沒耐心再等六年了。

不到兩年,工程順利峻工,工廠也投入了生產,一切都很正常。到了1990年,工廠因為經營不利,宣告破產。原本的建築被推翻後重建,這裡又變成了現代化的養殖基地。就在養殖基地一片形式大好的第二年,某一天早上,基地里突然沒有了往日的喧囂,雞也不叫了,狗也不跳了,基地上空陰沉沉的,煙氣繚繞。而基地仿佛睡著了一般,靜得有些詭異。次日一大早,大門上就掛了一把大鎖,這把大鎖自從掛上,就再也沒有被打開過。

 

慎入!千年棺木竟虐殺村民

 

後來聽說,就在那一天夜裡,基地里養殖的水產還有家禽,一夜間竟然全都死了,一隻活口都沒剩下,檢驗結果是缺氧窒息死亡。這個檢驗結果,就連專家也解釋不清楚。養殖廠一夜之間就破產了,而這裡發生的怪事終究還是傳了出去,再也沒有人敢承包這塊地了。

如今,這塊地變成了一片公共綠地,綠草茵茵,百花競放。清風拂面,柳枝輕搖,美不勝收。最吸引人的,就是上那上萬棵樹姿優美的金枝垂柳。

 

風水這個東西你說不清,道不明,但是他卻真實的存在。也許有人把它歸類到了迷信,但是這些東西既然存在千年,就自然會有它存在的道理。所以面對這些怪異的現象,我們至今還不能用科學的理論解決。

 

來源:www.hottimes.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