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夜離家出走叫了「上門服務」!沒想到來的正妹竟是一直羞辱我的姊姊!最後我拿錢朝她丟去!我們就...

趣味新聞 | 2017-05-10| 檢舉

我的爸爸長得有點寒磣,但我媽卻很漂亮,鄰居們都說我爸是祖上積了德,才討到這麼好看的媳婦,可是,我的出生,卻把我爸的人生攪得天翻地覆。

我是個早產兒,生下來,還不足三斤!因為這,我打小就體弱多病,而我媽,在懷我的時候精神就有點問題,我出生以後,她變得更加不清醒,慢慢就瘋了,被她娘家人接走了,最後好像是送去了精神病醫院。

我爸一個人,為了養活病弱的我,沒日沒夜的工作,拼了命的賺錢。

四歲那年,我得了場大病,全身長滿了皰疹,差點就死了,我爸把所有的積蓄都花了,我才被搶救過來,但是,從那以後,我的臉落下了瘡疤,我的身體,更加弱了,四歲了,我還沒有學會說話

住院的那天晚上,我爸獨自坐在病床邊,他喝了酒,醉醺醺的,聲音還有點沙啞,他不停的跟我說話,說著:「兒子,爸對不起你,對不起你媽,都怪爸當初喝酒喝糊塗了,強暴了你媽,讓你媽懷上了你,最後變得精神異常,也讓你變得營養不良,來到這個世上遭罪。不過,你放心,爸一定努力賺錢,把你好好養大。」

可是,他的心願還沒有達成,人就出事了。他犯事的那一年,我才七歲,我不知道他犯了什麼罪,我只記得,那一天,天陰沈沈的,警察來到我家,要把我爸拷走,我死死的揪著我爸的衣服,不讓他走。

我爸紅著眼看著我,什麼話都沒有說,他只在臨走前,求警察讓他打了一個電話,電話裡,他只說了一句話:「老林,替我照顧我兒子,拜託了!」

當天,我就被林叔接回了家,林叔是我爸的老戰友,他有一個比我大一歲的女兒,叫朵朵,第一次見到朵朵,是我剛踏入這個家門的時候,林叔向她介紹我:「朵朵,這是你的弟弟,你們以後要好好相處。」

結果,朵朵十分厭惡的瞥了我一眼,很不屑的了說一句:「我才不要這個醜八怪做我弟弟。」然後扭頭就走了。

朵朵討厭我,從一開始就討厭。而我,剛到這個陌生的家庭,心裡有的只是害怕,還有對我爸爸的想念,我成天成天的悶悶不樂,從來沒有笑過,以至於朵朵更加的厭惡我,說看著我這張苦瓜臉就煩。

後來,在林叔的用心照料下,我慢慢的適應了這個新家,但我過的依然小心謹慎,我怕朵朵,怕她不高興,有好吃的,我不敢多吃,有好玩的,我不敢搶著玩,我只是希望,這個姊姊能夠不討厭我。

但是,不論我怎麼做,朵朵都不喜歡,相反,她對我是越來越反感,甚至都不願意和我同一張桌子吃飯了,每次她都夾著菜自己去房間吃,林叔責問她,她就很不客氣的嚷著:「他丑,他臟,他臭,看著他我吃不下飯!」

我的心裡很委屈,很難受,但我不敢哭,很多時候,我都是一個人躲在廁所偷偷的流眼淚。

因為我,林叔沒少責罵朵朵,有一次,林叔甚至狠狠的打起了她,我在旁邊看著,心裡很害怕,很焦急,一著急之下,我突然就喊出了:「不要打姊姊!!!」

這,是我打出生以來,第一次開口說話。

只是,朵朵非但沒有感激我的求情,反而更加的排斥我,她不僅在家裡擠兌我,到了學校,她還跟人說,說我媽是瘋子,說我爸是犯人,是大壞蛋,說我是一隻粘在她家的癩蛤蟆。

從此以後,我在學校到處遭人白眼,被人嫌棄,整個小學時期,我都活在自卑中,我的心裡,矇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,如果不是林叔鄭重的告訴我,我爸是好人,我真的會認為,我爸爸是大壞蛋。

上到中學,我和朵朵還是在同一個學校,朵朵趕上了那個時代的潮流,天天打扮的很時髦,相比之下,我是又病弱又滿臉的疤,朵朵從來沒有用好眼色看過我,更不會和我走在一塊,在學校,她就是一朵耀眼的花,整天跟一群同樣潮流的男女同學一起,張揚又叛逆,林叔怎麼管都管不住。

而我,在學校總是形單影隻,永遠只能躲在沒人的角落,一個人默默的干著自己的事,即便這樣,我依舊躲不過大家的冷嘲熱諷,躲不過人們嫌棄的眼神,我那顆脆弱的心,變得越來越敏感。

讀到高三,我終於不再和朵朵同念一所學校,她高中畢業了,考進了本市的一所藝校,每星期只回一趟家,不過她每次回來,依然處處針對我,我還是默默的承受,從來不敢和她對著來。

不過,上了大學的朵朵,比以前更加的叛逆,花錢大手大腳,每次回家,好像只有一件事,就是找林叔要錢,家,對她來說只是提款機。

有一次,朵朵一回家,啥都不說,直接就開口要錢,林叔不耐煩了,一分錢沒給朵朵,還狠聲訓斥了她,說她讀個垃圾學校,什麼都學不到就知道花錢,再這麼下去乾脆退學。朵朵一氣之下,奪門而出,兩個月沒回過家!

再回來,已經寒假了,奇怪的是,這次回來,朵朵就像變了個人,她穿的非常性感,薄薄的絲襪裹著她修長的腿,胸前兩團鼓鼓的,溝都露出來了,更奇怪的是,從來不化妝的她,這次竟然濃妝艷抹,但,化了妝的她,真的很美,跟模特似的,可林叔不管她美不美,劈頭就罵她:「搞得跟狐貍精一樣,越來越不像話了你!」

對於林叔的責罵,朵朵毫不在意,她只是漫不經心的嘟囔了句:「古板,藝校的女生都要學會化妝!」

等她打開行李箱,我們才看到,那裡面全是名牌的化妝品和衣服包包之類的,看到這,林叔又板著臉道:「你哪來的錢買這些?」

朵朵一邊嚼著口香糖,一邊不屑道:「又不是花你的錢,要你管!」

寒假期間,朵朵每次出門之前,都要花兩個小時來打扮,每次回來,都幾乎是凌晨了,林叔根本管不了她,我也不太習慣朵朵的變化,只是,青春萌動的我,面對性感漂亮的朵朵,總忍不住多看幾眼,有一回,朵朵捕捉到了我的鼠光,她立馬沒好氣的罵我道:「看什麼看,你這個醜八怪,註定是找不到老婆的,千萬別做什麼吃天鵝肉的美夢!」說完,她還嘀咕了句:「最討厭被醜男人盯著了!」

這天以後,我再不敢看她,每次朵朵在家,我都躲到自己的房間去,要麼就是低著頭不看她,有時候不小心瞥到了她的美腿,我都跟做賊似的,心裡七上八下,生怕被她發現。雖然我有男性該有的萌動,但我一直努力剋制著自己,可終究,我還是有控制不住的時候。

那是正月裡的一天,林叔出差了,朵朵卻難得的沒出門,而我,在房間裡看書,看完書去洗澡的時候,路過客廳,我的目光冷不防的就瞟到了坐在沙發上的朵朵,那時,家裡開著暖氣,朵朵只穿著一條白色的內內和一件寬鬆襯衫,正彎腰低頭塗著腳指甲油。

那一幕,實在太勾人,我的心噗噗直跳,更要命的是,朵朵因為沒戴罩罩,那寬大的領口內,光彩奪目,沒見過世面的我,目光頓時無法離開了,我的身體,就像是釘在了地上,一動不動,直到朵朵抬頭觸到我的眼神,再低頭看了下自己走 光的部位,啊的一聲尖叫,我才猛然驚醒,做賊心虛的我,手足無措,低著頭,不敢說話。

憤怒的朵朵,瞬間就爆發了,她站起身就衝到我面前,給了我狠狠的一巴掌,還大罵道:「你個醜八怪,沒想到還是個死變態,你也不拿鏡子照照自己,就你這樣,還想打女人的主意?就算女人瞎了眼也不可能看上你,你就等著做一輩子老處男吧。還有,你個孬種,不要以為我爸喜歡你,不喜歡我了,你就能為所欲為,告訴你,這是我家,永遠是我家,不是你家,你TM的稍微有點骨氣也不會罵不走死賴在我家。吳賴,你要有種,你要還是個男人,就趁著我爸沒回來,滾出我家,永遠不要回來,免得我看的噁心!」

這麼多年,寄人籬下,我一直忍氣吞聲,對於朵朵的羞辱責罵,我總是默默的承受,這麼多年,我一直孤單落寞,活在自卑的陰影裡,這麼多年,我從來沒有真正的笑過,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,只為活著。我就像是一隻氣球,越吹越大,越吹越薄,到今天,被朵朵這麼一戳,突然就爆了,我這隻氣球,再也承受不了任何壓力了,終於爆了。

當晚,我就收拾了幾件衣服,帶上了我存了多年的零花錢,背起包,走了。

外面的風很大,空氣冰涼刺骨,但我卻沒感覺到冷,似乎在這一刻,我才找到了自己,心裡悲涼,卻暢快著。迎著風,我快步的走著,我想甩掉這些年積起的鬱結,想甩掉這些年所承受的所有屈辱,想甩掉朵朵那張美麗卻無情的面孔,我不知道人心怎麼會這麼冷漠,十多年了,就算養一條狗都會有感情,可朵朵對我,卻始終厭惡,這麼多年了,我躲著她,讓著她,忍著她,處處小心翼翼,卻換不回她對我的一丁點好。

我恨她,恨她的無情,恨她這麼多年的逼迫,壓的我喘不過氣,恨她的高高在上,恨她對我的羞辱,恨她對我的鄙視,我受夠了,我再也不想回到那個本來就不屬於我的家,不想再看到朵朵清高的臉。

我的腳步在加快,越走越快,最後直接狂奔了起來,我心裡憋了許多年的窩囊氣,慢慢的,慢慢的,在釋放著,直到凌晨,我累了,跑不動了,終於找了家賓館,住了下來。

進了房間,洗完澡,躺在床上,看著白色的天花板,內心空蕩蕩的,不知道過了多久,床頭櫃上的一張卡片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,那上面的內容,激情四射,還有一串手機號碼。拿起卡片,我的思緒又開始神遊,曾經所承受的朵朵的所有辱罵,都浮現在我的腦海裡,她罵我什麼,我都忍了,但我最受不了的,是她罵我不是男人,永遠得不到女人。

從小到大,因為身體病弱,因為臉上有疤,因為寄人籬下,因為朵朵的厭惡,我一直自卑,在學校,沒人用好眼色看我,女孩子更是討厭我,長這麼大,我連女生的手都沒摸過,甚至都不敢盯著女孩子看。

此刻,看著卡片,想起朵朵說我註定做一輩子的老處男,我的心裡突然憋出了一股氣,猛地就釋放了,一咬牙,我當即就撥通了卡片上的號碼。

接電話的是一個男人,一開口,他就跟我介紹了下業務,各個價位和對應的角色,因為太緊張,我支支吾吾的,不知道怎麼抉擇,搞得他還以為我瞧不上他介紹的那些,於是特意壓低聲跟我說道:「先生,我們有個清純學生妹,百分百有保證的,相貌身材都沒的說,不過,就是價位有點高,要兩千,不知道你有興趣沒?」

聽他這麼一說,我心裡更加激動了,想著要獻出自己的第一次,不找個好看的,也太不值了,剛好,我帶的積蓄也有三千,於是,我立馬應承了他,說了賓館名和房間號,就掛斷了電話。

這一刻,我已經緊張到了極點,再也沒了任何困意,下了床,我在房間裡來回的踱步,焦急的等待著,等了將近一個小時,終於,刺耳的門鈴聲響了起來,我連忙跑去開門,太過緊張的我,都不由的低下了頭,不敢看對方,但,我的目光,還是觸到了她那細長的絲襪美腿,瞬間,我澎湃的心就振奮了起來,我的視線,慢慢的上移著。

當看到對方臉的那一瞬,我整個人,猛地就呆了,我怎麼都想像不到,站在我眼前,性感驚艷的學生妹,竟然是我的姊姊,朵朵!

四目相對,寫在我們臉上的,全是不可思議。我們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喊出了:「怎麼是你?」

這一秒,我的內心已然不能用緊張激動來形容了,直接就翻江倒海了,我的腦袋也突然懵了,一片空白。

而朵朵立即就堆起了滿臉的憤怒,咬牙切齒道:「好你個吳賴,你這個醜八怪,竟然有膽幹這種事!」

被她一說,我的臉頓時就脹紅了,感覺無地自容,有種被捉姦在床的感覺,我一邊慌張的後退,一邊弱弱的支吾著:「不是的,不是你想的那樣!」

說這話的時候,我的底氣明顯不足,朵朵一下就看出來了,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然後蠻橫的闖進了房間,朝裡面掃視了一圈,很快,她就發現了我床上的小卡片。

拿起卡片,囂張道:「還狡辯呢,真是沒想到啊,平時看你這個廢物一副老實樣,想不到還會做這麼下流的事,真有你的!」

我張了張嘴,想解釋什麼,可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,也沒法解釋,感覺十分的憋屈,我緊緊的捏著自己的衣角,紅著臉低著頭,而,當我的目光再次觸到朵朵那裹著絲襪的細腿時,我的腦袋突然就開竅了,我只是住了個賓館而已,為什麼朵朵一看到我就知道我是叫了小姐?這不正說明,她就是那個上門服務的人?

想到這,我的心,突然抽搐了一下,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。我慢慢的抬起了頭,看著朵朵,沈聲道:「你怎麼來這了,難道你是...」

我話還沒說完,朵朵立馬臉色一變,打斷了我:「我不是,我是來找你的!」

從來都趾高氣昂的朵朵,在這一刻,明顯有些慌了,我就算再傻,也看得出來,她心虛了。於是,我直接走到床頭櫃上的電話旁,說道:「那好,我打個電話問問!」

說著,我佯裝要打電話,朵朵連忙跑過來,攔住了我,喝斥道:「我警告你,別找事啊!」

她的語氣很兇,但,這更說明,她默認了這個事實,頓時間,我的心又扯著痛,比自己受了委屈還難受,我紅著眼,看著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朵朵,痛苦道:「姐,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?你這樣做對得起叔叔,對得起你自己嗎?」

我幾乎是咆哮著出聲的,從小到大,我從來都是逆來順受,但這一次,我不知道為什麼,我很生氣。

第一次見我這樣,朵朵的臉露出了短暫的錯愕,但瞬間,她的怒火就起來了,她抬起手摑了我一巴掌,氣急敗壞道:「你TM的以為你是誰呀,老娘的事輪到你管!」

她出手很用力,一巴掌把我眼裡蓄積的淚水都給打了出來,我紅著眼睛,看著她,沒再說話。

而朵朵,正斜眼瞥著我,她的眼裡除了憤怒,還摻著那永遠不變的厭惡。

瞥了我幾眼之後,她又憤憤道:「慫包,告訴你,你有兩個選擇,第一,給我滾的遠遠的,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,第二,回我家,但你乖乖的管好你的嘴,別跟我爸說什麼,今天的事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,否則我要你好看!」

說完,她沒再多看我一眼,轉身就走。

看著她猖狂的背影,我的眼睛,越來越紅,我心中憋著的氣,越來越盛。

一直以來,我都活在她的陰影下,在她家,看她臉色,被她罵被她羞辱,在學校,被她嫌棄,似乎我在她眼裡永遠都是一隻螻蟻,永遠都要被她踩在腳下,就連今天,入了歧途的明明是她還囂張跋扈,憑什麼?

說到底,她不過是一個婊子,她憑什麼瞧不起我,憑什麼連看都不允許我多看她兩眼,憑什麼任意的打我罵我?

越想,我心中的氣越脹,終於,在朵朵就要走到門口的那瞬,這股氣,爆了,我忽然衝著她的背影,大聲的吼道:「站住!」

隨即,我從包裡拿出了我多年的積蓄,大氣凜然的走到朵朵面前,毫不猶豫的,我直接將手中的這一沓錢奮力地甩在了朵朵身上,霸氣道:「給你的錢,今晚你是我的人」但我最後奪門而出,並沒有對她做什麼,但我知道,我內心被挖了一個洞。

來源:topnews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