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故事短篇超嚇人:新湘西趕屍人

Liverpo ... | 2017-12-24| 檢舉

鬼故事短篇超嚇人:新湘西趕屍人

 

 

新湘西趕屍人

「天乾物燥,小心火燭……」

咚咚咚,隨著銅鑼的敲響,張老伯打了一個哈欠,看了看天,道:「喲,這都三更天了,都這麼晚了,在敲一遍,我就準備回去睡了。」

鬼故事短篇超嚇人:新湘西趕屍人

夜深邃黑暗,街道上沒有行人,瑟瑟秋風掃過,「嘩」的一聲,無數落葉翻卷抬上了天空,無不散發著一股詭異感。

 

 

「陰人上路,陽人遠離!」

蘇子陽手拿小陰鑼,跟著師傅王真人,趕著十具陰人向著街道而去。

十具陰人身體僵硬,手腳綳的筆直,頭上罩著黑布,蘇子陽第一次跟隨師傅趕屍對一切都那麼好奇。

他低頭從下面一看,天啊,屍體臉色慘白,嘴唇鮮紅,雙眼緊閉,還當真是一具死屍。

「師傅,這人都死了,為什麼還能聽師傅的指揮呢。」

王真人哼了一聲,道:「夠你小子學的。」

蘇子陽手中的小陰鑼,不斷敲響,當兩人走到轉角時,恰巧被打更的張老伯看見,嚇得他哐當一聲丟了手裡的銅鑼,失聲喊道:「媽呀,我這是到了八輩子霉。」

蘇子陽看著前面的老伯慌忙而逃,哈哈笑道:「師傅你瞧他那個慫樣,難道我們趕屍的當真有那麼可怕?」

「先不說我們趕屍的,就我們帶著的這十具屍體,都是陰人,陰陽有別,這人活的好好的,總覺得見了死人心裡會不舒服,還有我們趕屍人,常年接觸的都是屍體,身體上難免有一股死人味,雖然我們自己聞不到,外人見我們覺得很不吉利,就像見了鬼,這也難怪了。」

王真人說完後,眉頭一皺,道:「行了,這都大半夜了,我們趕緊去客棧安頓好這些陰人,我們也好休息。」

 

 

「是,師傅!」

所謂客棧,也就是趕屍客棧,是專門為趕屍人提供的。

師傅帶我去了客棧,只見一座高大的建築物,矗立在郊外一旁。

師傅敲了敲大門,裡面一個沙啞的聲音回道:「來人可是張師傅?」

「非也~」

「來人可是劉師傅~」

「非也非也~」

「來人可是王師傅?」

「正是正是。」

師傅跟裡面的人一唱一和,好像接頭暗號似得。

 

 

不一會兒,門吱嘎一聲開了,一位駝背老人招呼著我們進去。

這時候,我們卻沒注意到,門外不遠處一雙賊溜溜的眼睛注視著屋內的一切。

「子陽,師傅不是告訴你,進屋關門嗎,趕緊的把門給關上,要是讓人窺於屍體,這可怎麼辦。」

師傅嚴肅說道。

「嗨,師傅你太嚴肅了,就你把這些屍體當寶貝一樣,在外人看來,他們臟污,晦氣,避之不及又怎會來偷屍呢,嘿嘿。」

王真人還沒等我反應過來,一巴掌拍到我頭上,罵道:「臭小子,敢跟師傅頂嘴。」

駝背老頭回過頭來,嘿嘿一笑,道:「王真人,什麼時候帶小娃娃趕屍了。」

「這是我新收的徒弟,這次出來帶他漲漲見識。」

「哦,原來如此。」

駝背老頭哦了一聲後,道:「我進屋睡覺了,你們早些休息吧。」

 

 

駝背老頭進屋後,師傅把十具屍體一一放在門後和牆壁邊上,並用黃符封號,在他們七竅里放入硃砂泥,安頓好後,說道:「來,睡這裡!」

師傅竟然讓我睡棺材板,我這就不願意了,嘟嘴道:「師傅,好晦氣啊,怎麼能這樣啊,你好歹給我一張床啊。」

「你這臭小子,你拜我為師我就說過,我們這一行,又累又苦吃不好,可你不聽,要睡就睡,不然拉到!」

「我睡我睡!」

我嬉皮笑臉的走了過去,師傅狠狠瞪了我一眼,這才躺下睡著。

剛睡下,屋外響起一陣很鬧的鞭炮聲,聲音好像就在門口。

按理說,這是趕屍客棧,一般人不敢來。

師傅一聽,生怕出什麼岔子,道:「你好好看著,我出去看看。」

這一天本來又累又餓,晚上還沒東西吃,我躺下眯著眼睛就睡,心想屍體誰會偷啊。

不一會兒師傅回來後,在屋內環視一遍後,大吼道:「小兔崽子給我起來,怎麼少了一具女屍呢?」

 

 

這一下我的睡衣全無,蹭的一下起身,發現真的少了一具屍體。

師傅擰著我的耳朵,又吵又叫,駝背老頭也跟著起來問道:「怎麼回事?」

「丟了一具女屍。」

「唉,這年頭丟了就丟了吧,大不了多賠人家一些錢,干你們這一行的,油水也不少了。」

「你不知道,那具女屍懷孕了,若是有個萬一,這就壞了。」

原來屍體被張老三給偷去了。

張老三是個窮小子加無賴,三十多歲的人了還沒媳婦,誰家姑娘也瞧不上他,這小子這次見我們過來,尋思著偷一具屍體也好啊。

張老三把屍體偷回家後,掀開面罩,簡直驚呆了。

眼前的女屍皮膚嫩的入剝了殼的雞蛋,臉上有些紅暈,身材飽滿,根本不像死人,就跟睡著了似得。

這可把他看的心猿意馬,竟然做出了不可描述之事。

 

 

完事後,張老三摟著女屍翻身睡覺,這時候,女屍蹭了一聲坐了起來,朝著張老三的脖子狠狠咬去。

等我們趕來的時候,張老三已經斷氣多時,脖子上有一個很大的血窟窿,全身的血液都被吸幹了,而且這傢伙還沒穿褲子。

這可把師傅氣得夠嗆,直罵道:「死有餘辜,竟然敢出這等羞人的事,哼,你現在倒是死了,一了百了,我可麻煩大了。」

「師傅,現在可怎麼辦。」

「還能怎麼辦,找唄!」

師傅說,女屍和張老三苟合,吸了人類的精氣,恐怕很快就要生產了,要趕緊找到女屍,說是一定要在天亮前找到女屍,不然麻煩就大了。

這一晚我被師傅臭罵一頓,趁著夜色我們到處尋找女屍。

本以為這次出了大事,女屍是找不回來了,恐怕還會出一場劫難。

若是讓女屍產子,那就是嬰屍,那很恐怖的。

誰知道天助我也,當晚打了很大的雷,卻不見下雨。

 

 

女屍最怕打雷,被我們找到的時候,躲在一顆大槐樹下。

師傅找到女屍後,女屍全身瑟瑟發抖,最懼天雷,因為女屍產子屬於天理不容之事。

師傅這叫老天有眼,避免了一行大災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