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Carmen ... | 2017-12-28| 檢舉

 

 

 

她傳統又現代,出軌被唾棄,她抽大煙成癮,她是個瘋子,被囚禁八年最後慘死獄中,她總是被世人遺忘,說起卻唏噓不已的亂世奇女子——末代皇帝溥儀嫡妻婉容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小陶虹演繹的「末代皇后」引起了熱議,也引出了一個女人可憐可悲的一生,這個女人正是清代最後一代皇后——郭布羅·婉容。

 

「咱們家婉容又美麗又聰穎,將來定會婚配一位才德兼備的夫婿,幸福一生。」

「婉容是我們郭布羅家族的驕傲,以後也將成為咱們大清王朝的驕傲。」

「婉容,你是朕的皇后,是全中國最尊貴的女人。」

「來人,將皇后送去閣樓。朕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她。」

「朕從來沒有愛過你,朕是日本人的傀儡,你是朕的傀儡。」

……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1906年11月13日,內務府大臣榮源府內誕生了一位小女孩,父親榮源那時最愛《洛神賦》中「翩若驚鴻,婉若游龍」一句,便取名婉容。

 

親生母親在婉容出生後就「因產溽熱而故」,從小婉容就跟著後母,母親的姐姐生活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婉容的父親郭布羅·榮源,達斡爾族,旗籍滿洲正白旗,是位開明人士,時任內務府大臣,一向主張男女平等,認為女孩子應該和男孩子同樣接受教育。

 

所以婉容自小不僅學習讀書習字、彈琴繪畫,父親還為她聘請英語老師教她英文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作為一個大家閨秀,婉容有著優裕富足的生活環境、顯赫的家族地位、民族文化及傳統文化的教育都對她產生了深刻的影響。 

 

她騎過祖先一直在騎的馬,也騎過當時流行的自行車;讀過風花雪月的外國小說,也寫過小資的詩;彈過時尚的鋼琴,穿過最洋氣的衣服;享受過皇后的尊貴......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1922年,已滿16歲的婉容因其容貌端莊秀美、清新脫俗,且琴棋書畫無所不通而在貴族中聞名遐邇。同年,被選入宮,成為清朝史上最後一位皇后。  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 

1922年 11月30日, 城內到處都充滿了喜氣,張燈結彩,熱鬧非凡,浩浩蕩蕩的皇家儀仗將她迎進了紫禁城,她緊張又欣喜。

深宮高牆裡的富貴榮華,曾寄託著無數滿洲少女飛上枝頭的夢想。 在她看來,她是皇后,享有至高無上的榮耀。 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(結婚當日場面)

皇帝溥儀第一個圈中者並非婉容而是長相平平的文繡, 因當時十七歲的婉容出落得美麗高貴,家世顯赫,最後溥儀還是選了婉容當皇后。

 

而文繡既被皇帝圈上了,也順勢被封為「淑妃」。此後在很長的一段日子裡,婉容和文繡兩人開始長達幾十年的恩怨糾葛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(左邊為婉容  右邊為文繡) 

初入紫禁城,日子似乎是極容易過的。江山搖搖欲墜,富貴卻是實實在在存在。厚厚的宮牆隔絕了轟轟烈烈的大時代,保留了一個獨屬於滿清貴族的小世界。

在這裡,皇后還是皇后,依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。更何況,她擁有帝王獨一無二的寵愛。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那大概是她一生最好的時光。她的靈動、活潑 給這個灰暗的深宮帶來溫暖的氣息。樹下的她,溫柔安靜,眉眼間儘是端莊、儀態萬千。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深宮大院並沒有想像中的冰冷,那時候皇帝待她是極好的,除了男女之事外,兩人的日常與一般夫妻無二,一起談天說地,從詩詞歌賦到人生哲學,一起在宮內騎自行車,一起擺弄洋相機,一起繞著留聲機舞蹈,兩個新婚燕爾的夫婦,快樂的只羨鴛鴦不羨仙......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只是好景不長,動盪的時局,一個無權無勢的皇帝很快就被趕出了紫禁城,而婉容隨後也離宮跟隨溥儀前往天津居住。

 

但是對婉容來說,天津是她熟悉的地方,在這裡她脫去了厚重的宮服,穿上最新潮的旗袍,蹬上小高跟,燙了頭髮,在各大百貨公司購買自己喜歡的物件,儼然成為「租界摩登女郎」。

 

出入各大名利場,容光煥發,日子過得如魚得水、無比精彩、好不快活。 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 

即使身處動盪年間,她也有著她的善良,1923年12月,婉容向北京「臨時窩窩頭會」捐贈大洋600元,以賑濟災民,1931年,反常的氣候造成全國性的大水災。出宮已久的婉容,看到這樣的洪澇災害,立即捐出自己的珍珠項鍊及大洋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動盪的環境中,誰都不可能活的太自在,哪怕她是皇后。她就像攀附在 皇權身上的菟絲花,哪怕這顆大樹已經岌岌可危,她仍緊緊攀附著。

 

這一切的改變,源自文繡的一紙休書,1931年8月下旬,淑妃文繡請律師將 溥儀告上法庭,以其身體有缺陷不能人道為由,要求與其離婚,消息一出,輿論譁然。 

 

與文繡離了婚,對於曾經無比尊貴如今卻被女人休掉, 溥儀把對文繡的恨,全部轉嫁到了婉容身上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昔日爭寵的姐妹瀟灑離去,丈夫的歡心也變成了怨毒的目光,昔日的恩愛已不再,所謂鏡花水月頓時化為烏有。

 

1931年 溥儀 拋棄婉容隻身一人跟著日本人北上,君若在,我就在;君去哪,我去哪;儘管 不能給她夫妻之實,對她也十分冷淡,但是她依然死心塌地的跟隨他。 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 

1932年1月,婉容在日本人的誘騙下,來到東北跟隨溥儀,從此她自己也落入陰謀的陷阱,成為了偽滿洲的傀儡皇后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不僅一舉一動都被監視,溥儀的厭惡嫌棄更是讓她絕望,我陪你顛沛流離,你卻鐵石心腸毫不疼惜,她的世界,最終只剩自己一個。

 

在度過無數冰冷寂寞的日子後, 她拾起了他曾經教會她的「好東西」——抽鴉片。那是以前在宮裡時她痛經難忍,溥儀教她的救命之法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囚徒般的生活,和侮辱性的政治壓抑,讓她的痛苦無以復加。她只能把時間都花在了香菸和鴉片上,菸癮越來越重。 讓她分不清現實與幻境,也催生出她畢生唯一一段綺夢。 

 

她走不出這樣的泥潭,也放不下虛設的慾望。 她也想像文繡那樣離婚,離開這禁錮的牢籠,離開性冷淡的丈夫,尋找自己的幸福。

 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而她的哥哥,為了自己的利益,家族的榮光,鼓勵她和侍衛私通,更為了換取某種利益,把自己的妹妹賣給一個日本軍官。

 

長時期內受到溥儀冷淡對待的婉容,一方面有正常的生理需要,另一方面又不能丟開皇后的尊號而與溥儀離婚,通過哥哥和傭婦的牽線搭橋,婉容先後私通了溥儀的隨侍隨侍李體育、祁繼忠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這兩個男人滿足了她對男女之情的全部幻想,在東北無數寂寞的夜裡給了她慰藉,直到1935年,婉容懷孕即將臨產時,一直被蒙在鼓裡的溥儀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。

 

那個對他不聞不問的男人終於怒了,他把她打入冷宮,在婉容分娩後不到半小時便狠心命人將孩子扔進火爐。至此,一個無辜的孩子還未看到太陽就化作一縷青煙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 

孩子是她人世間唯一的一絲希望,如今卻也化為菸灰,這仿佛宣告婉容的悲慘的命運。

 

經過這一次打擊之後,婉容因刺激過大而患上精神病。僅僅兩年的時間,昔日如花似玉的婉容成了一個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瘋子,她已經不懂得梳洗打扮,整天喜怒無常。

 

唯有一個習慣還保留著,就是每天還要吸鴉片。婉容被關在屋子裡與外界隔離起來,溥儀派了兩名太監和兩人女傭伺侯她,病得最嚴重時兩腿已不能下地走路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由於長久關在房子裡,本來就有目疾的婉容,眼睛更見不得光亮,要用扇子遮著從扇子骨的縫隙中看人。 

 

「榮源,你害了我,你害了我啊!你為了自己當國丈,害了女兒的一生。我這輩子完了,我要快死了,讓我死吧……」偶爾醒悟時,她就會一直這樣哭罵。

 

她是末代皇后婉容,活著,卻是苟延殘喘,與死無異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離不得,又逃不開,一個心灰意冷的女子在蕭索的房間裡,獨自挨過了一個又一個寒冬。

 

躺在床上,形容枯槁的婉容時而想念曾經花季自由的芬芳,那時的她幻想著美麗的未來,疼愛她的夫君,溫情的家庭。

 

大家都說,皇后瘋了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不久,傀儡政權垮台,溥儀扔下婉容倉皇出逃。帝妃的相遇不過是流年塵世里的一場繁華盛筵,終於迎來了離散的時刻。那一年是1945年。

 

如果曾經,她不執著於遜帝皇后的寶座,不顧慮家族的榮華,和文繡一樣堅強地叛逆出走,結局又會怎樣?

 

日本投降,偽滿洲國覆滅。婉容隨宮廷人員從新京撤到通化大栗子溝,後來又被送往吉林省延吉監獄。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一路顛簸流離和長期無節制抽食鴉片,原本虛弱的身體早已被掏空。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摺磨,婉容再也沒有了生存下去的念頭。

1946年6月20日早上5點,透過監獄的鐵窗,之前一直歇斯底里呻吟的末代皇后,此刻靜靜地躺在地上,一動不動,她死了,年僅41歲。

 

死後,被人用舊炕席裹捲起來,草草地埋在延吉市南山。

 

屍骨至今無所蹤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後記:

 

三年以後,在伯力收容所過囚居生活的溥儀從家信中獲悉婉容的死訊,似乎無動於衷。

 

解放後,溥儀後來與李淑賢結婚。1967年,因腎癌去世,1995年移葬於河北易縣華龍皇家陵園。

 

2006年10月23日,婉容經其弟潤麒同意以招魂形式與溥儀合葬於華龍皇家陵園,溥儀墓清獻陵,諡號「孝恪愍皇后」。

 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 

從煊赫無比的皇后到殘疾的瘋子,榮華、頹廢、放縱、毀滅的落差人生,令人唏噓不已!

提起婉容這個女子,更多的是惋惜,她有著舊時代傳統女子裡的美好,卻保守封建禮教下束縛的折磨,生在新舊世紀交替之際沒有給自己某得一條生路,早早追求自由。

 

丈夫性無能,她吸毒、出軌致孕,女兒一出生被扔進鍋爐,顛沛一生最後屍骨無存!

 

 

高貴的身份成了她思想的樊籬,她跨越不了。她本可以給兩千年中國封建社會的帝後傳統畫上一個句號,但她不讓它謝幕,以一人之力硬撐起這巨大的夜色。

她的悲劇,是歷史的悲劇,更是自己的悲劇。唏噓,命。

 

來源:m.life.tw